一切都是謊言((((;゚Д゚)))

關於部落格
目前為發表刊物資訊主
  • 5191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小說] 朝鮮

************************************** 一九四五年,日本戰敗。 就在日本向世界承諾放棄因這場戰爭所擁有的朝鮮、台灣等地領土統治權的那一刻起,這些土地就被歸類為美軍統領基地。 但是與台灣有所所迥異的是,朝鮮在被日本放棄統治權的幾個月內,美軍也宣布放棄朝鮮的佔有權 一九四五年 朝鮮光復 「嘟—嘟—」汽船鳴氣的聲音將在假暝中的我給吵醒,但是身在陰暗船艙中的我卻感覺不到任何一絲不快的情緒,因為這個鳴聲所代表的、所傳達的正是告訴我們即將靠岸,而我們將要著陸的地點正是我的故鄉,我所思念的故土「朝鮮半島」。 下了船,身上沒有帶著任何行囊的我顯得格外的顯眼,但是日軍並無這個閒暇去注意我,因為他們必須趕著回去繼續載送其他被日本所擄獲但是卻隨著戰敗所釋放的人民。 「勇…洙…?」熟悉的聲音將我從嘲諷日本的思緒中給喚醒,我回頭看,那是個與我有著相同面孔,卻留著一條及腰細長辮子的人。 「小朝!」我呼喚著他的名,在確定我本人候,小朝從遠處開始快步走了過來,步伐越來越急促,最終甚至邁開步伐使勁的向我跑來,而我亦同他一般也向著他的方向奔去,這段路在我眼中顯得好遙遠,返家的人們感覺怎麼閃都閃不完,不知道花了多少時間,我們止步,就在不到一步的距離,不發一語的,我們都展開雙臂緊緊的擁抱著對方,緊緊的…… 擁抱的時間很長,但沒有人說話,一句話都沒說。就像是將我離開這段時的空白填滿一般,有太多太多的情緒了。 「歡迎回家」,這是在相擁結束後,小朝所說的唯一一句話。 再回去的路上,小朝告訴我我在日本期間朝鮮所發生的事情,不管是日軍如何欺壓著我們、他是如何組織民間組織抵抗等種種關於朝鮮的大大小小的事,他都想在這短時間內告訴我,但是對於明知道對話內容是何等重要的我,當下卻只在意著小朝身上的衣服飾多麼的殘破。 那件姊姊為了我們所縫製的衣服儘管已經殘破不堪小朝依然將其穿在身上,相較於他,那件衣裳早在我換上和服的時候就被日軍處理掉了。 現在的我們走在一起畫面肯定很可笑吧,明明同於這個半島之子,我身穿的卻是敵人的施捨品。 ********************************** 「沒有行李嗎?」 「沒有,我所有的一切都在這,不是嗎?」我微笑回答著躺在床上,勉強支撐著身子的姊姊,姊姊也回給我一個微笑,並且伸手擁著我,那令人懷念的,姊姊那小小的肩膀在這一刻的我眼中是如此的寬大,但是從姊姊身上的繃帶裡所傳出的那刺鼻的藥水味,以及參雜其中的那微微的血腥味不斷的提醒我在這次的戰爭中的現實,以及對日本的恨。 「可以跟我來一下嗎勇洙,我有些話要跟你說」小朝打斷了我與姐姐的擁抱 「有必要這麼急嗎?我都還未跟勇洙說上半句話呢!」而姊姊也理所當然的向小朝表達了她的不滿 「很抱歉姊姊,等等吃飯時你們在談吧,走了勇洙」小朝他一把拉起原本坐在姊姊身邊的我走向了隔壁的一間小房間 「真是的!等我身體好了一定要好好教訓你!」臨走前姐姐不忘給小朝一個小小的口頭警告,但這一個小小的舉動卻帶給我無比的慰藉,至少我知道姊姊的精神很好,這就夠了。 「很抱歉勇洙……硬是將你帶過來」關上了房門,示意要我坐下的小朝說 「不要緊的,反倒是有什麼事情這麼急嗎?連讓我跟姊姊相聚的時間都必須打斷」雖然口頭上說不要緊,但是對於小朝打斷我們相聚時光這點我還是有些小小的不滿。 「那我就直說了,你回來時應該也注意到了,路途上的景色到底有多悽慘,說實話,我們現在的情況真的非常的嚴重」小朝一臉嚴肅的向我說明現在朝鮮的情形,而我也不發一語,認真的聆聽著他的想法,看著還在思考的我,小朝接著又說 「你也看到了,姊姊的身體已經不能再受到任何打擊了,勇洙,在你不在朝鮮的這段時間裡,日本的統制跟武力鎮壓讓姊姊的身體受到很大的傷害,我們必須分擔姊姊的擔子,我們要協助姊姊治理朝鮮」 語畢,小朝也順勢的坐在我正對面的位置,等待著我的回答。 「嗯,我同意,姊姊現在的身體實在是太虛弱了,那麼我們該如何分……」「由我去北方吧。」我的話都還未說完,小朝就直接接上了這句話。 「你才剛從日本回來,本應當讓你在休息一陣子的,但是現在的情況實在是……」 我的意識都還來不及反應,小朝就自說自話的不斷的說著有關他的看法,為了打斷他,我反問他說 「為什麼做出這樣的決定?我都還沒說出我的看法」 但是小朝沒有多說什麼,他聳了一下他的肩膀,說;「這還需要你的看法嗎?你自小的時候就比我怕冷,讓你去北方只會拖累姊姊而已。」 「你這傢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有時間損我!」不甘心被小朝調侃的我回以一句充滿我不滿的回答,但是小朝反而更加的不以為意,甚至回我說;「我只是照著事實說罷了」 之後我們就以打打鬧鬧,又被再隔壁的姊姊罵了一頓,結束了這場對談 但是當時的我並不知道,說出這句話的小朝心中到底包含了多少的溫柔 (待續) ************************************ 對不起我寫的真的超少的核爆 基本上他是跟我很久很久以前寫的日據時代的故事是有連貫的 不過連貫的部分還沒有寫到 總之希望大家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