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切都是謊言((((;゚Д゚)))
關於部落格
目前為發表刊物資訊主
  • 520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日據時期 (勇洙視角)




陰暗、潮濕、骯髒、充滿穢氣的場所,那是人類發明來限制觸犯自己領域入侵者的地方,也是用來安置自己勝利品的所在
 
 
『監獄』
 
 
「可惡、畜牲,不要拉我,我自己可以走」 發出聲響的是一個莫約25,年紀大約只有16歲的少年
 
「碰──」
「你們這群豬狗不如的東西,為了私慾而去侵略他國的妖孽,你們會遭到報應的」 少年被官兵押進了牢裡最深的房間,儘管知道沒用他卻依然如此嘶吼著
 
「勇洙? 隔壁的牢房傳出了伊陣熟悉的聲音
 
!!!,誰,是誰在那裡?
 
「太好了你沒事,我是台灣啊」
 
「台灣灣醬,真的是你嗎」 勇洙湊上前看到的卻不是昔日那充滿朝氣看起來生氣勃勃的女孩,她瘦了,明明是幾乎無法辨識出眼前的少女的黑暗,他卻能夠清楚的知道眼前女孩的模樣。
 
勇洙下意識的別過頭
 
各種不同的心情跟思緒一瞬間佔據了他的腦袋,喜悅、悲傷、憤怒、無奈、憐憫、焦慮、害怕、緊張,其中最大的情緒卻是罪惡感導致的恐懼
 
他無法直是台灣的眼神,儘管他明明看不到,害怕見到那個因為自己關係遭受連累的少女
 
 
一直以來都是這樣,因為他們都還只是孩子
 
 
 
「求求你中國的皇啊,請救救朝鮮! 跪在賦力卻不難發現有些許殘破的朝廷中,勇洙激動的說
 
「不要急勇洙,先告訴我詳細的情況」 在旁的王要試圖讓勇洙冷靜下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皇不是個會因同情而派兵的人
 
「日本從渡口進攻朝鮮,他們見人就殺,已經要侵入朝廷了,在這樣下去家姊會被殺的!
 
「冷靜點勇洙…….依你看,他們還有多久他們會攻破朝鮮朝廷越過鴨綠江」 王要試著將勇洙從激動的情緒中引導他說出該說的重點
 
……大約2個月…..
2個月嗎,就準備跟路途的時間來講勉強了一點……
「請不要放棄王耀大哥,如果保不住朝鮮日本下個目標就是滿清了! 抓著眼前這個所謂大哥的衣襟,勇洙知道自己再也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了
 
中國的上司舉起了他那布滿皺紋的雙手,示意要王要立即派兵鎮壓日軍,以免日軍侵犯滿清
!?好的,謝謝大人! 太好了勇洙,上司批准了!」 看到上司的動作王要高興的道
 
「真的嗎!,謝謝您謝謝您,中國的皇啊,這個恩情朝鮮畢生難忘」勇洙激動的開始向中國的皇磕頭,現在的他未了救自己的家人,自尊什麼的都不不是那麼重要了
 
「太好了勇洙,我們會保護你跟你的家人的」
 
 
 
但是這個承諾沒有閱現
 
 
 
 
「對不起勇洙、小朝,我可能無法保護你們」 背著許多傷的王耀抱著勇洙跟小朝用著幾乎哽咽的聲音說著
 
………」,「大哥…..
「但是不要緊,我的上司已經跟日本協商過了,只要我們交出一個領土就放棄侵占你們的家」
「領土什麼領土大哥!?」勇洙非常的驚慌
…….」小朝依然沉默,但是他眉頭卻是深鎖的
「不要在追問下去了勇洙」 韓姊姊在不知不覺中已經站在勇洙跟小朝的身後許久
 
 
大家的表情都很悲傷,大家似乎都無法確定這個決定是對是錯,就只是做了一個決定
 
 
「台灣」小朝開口道
「小朝不要再說了!!!!」韓姐姐非常激動的想要阻止小朝繼續說下去
 
「大哥答應將台灣割讓給日本讓他從我們家撤兵」
 
!!!,你再說什麼小朝,這種時候開玩笑是會死人的」
「我從不開玩笑!」小朝將勇洙的領口抓起,眼神中透露出憤怒
 
看著小朝的眼神勇洙明白了一件事,他發現自己對台灣的憐憫是對自己國家的殘忍
 
王耀用雙臂緊緊的抱住了勇洙跟小朝,兩個人依畏在王耀的胸口清楚的聽到了他那快到不正常的心跳聲,以及感受到從王耀肩膀上就可明顯看出的,不斷顫抖的身體
「對不起,因為我無法失去你們……
 
看著眼前不斷道歉的大哥,就算他們有千言萬語想要告訴對方,都只能忍痛將它往咽喉裡吞
 
這時的勇洙明知道不是該參雜私人情緒的時候,勇洙卻還是無法抑止自己孩子氣的思維
 
當時的他只是很直覺的認為 ”這根本不關台灣的事啊
 
1895年,中國戰敗了
 
日本信守諾言的從朝鮮漢城撤兵,但是卻開始了朝鮮傀儡政府的時代
這是日本慣用的伎倆,他確實信守了承諾,但他也確實的得到了朝鮮的政權
所以理所當然的,他也從中國那得到了台灣
 
 
清晨─
 
「嘩───」
在充滿穢氣的監牢中勇洙無法睡的安穩,在展轉難眠中好不容易再莫約清晨4時時才開始進入睡眠,卻被日軍用一桶冰水往身上潑給嚇醒
 
「客官啊,睡太久囉,退房時間到了! 日軍用譏諷的語氣諷刺著勇洙的貪睡,儘管那時的時間才清晨5
 
勇洙沒有多做回應,直覺性的往隔壁牢房想要尋找那個昨天被他放棄直視的倩影
 
「找台灣的話她已經被當家叫去房間了」
 
「房間?,為什麼要叫去房間?
 
「你這麼問還真是好笑呢,雖然不清楚,但是我想就是幹些在房間才好意思做的事吧?
 
「你這混蛋,把我放出去!
「嘩───」
「小少爺太囂張囉,你以為你的立場是什麼啊?
無情的冷水又在次的潑灑在勇洙的身上,但是勇洙眼前所出現的影像卻是小朝跟姊姊被日軍攻擊受傷的景象,大哥為了他們出兵,最後卻戰敗緊抱住他們的樣子
 
「不過是個魁儡『不過是個魁儡』」
思緒與日軍的話重疊,讓勇洙停止了思考,之後發生了什麼他已經不記得了
被疼痛喚醒,回過神的他發現自己的身上多了很多被毆打的痕跡
 
以日軍來說,這是寬恕的了
 
 
「喂,這是給你的衣服,把你身上那些破布丟了,從今天起要開始幹活了」 已經多久沒有曬到太陽了呢,身上的衣服是自己的姊姊親手逢給他珍貴的衣服,但是待在日本的這些日子下來已經形同破布了
 
「真臭哪,在穿上衣服前你先給我去前面那口井那裡把身上的臭味給沖掉」 日軍的口氣是嫌惡的,從他的談吐中完全找不到對一個國家該有的尊重,正是因為他們是侵略戰勝國
 
勇洙拿著衣服走向井邊,他知道他必須要忍耐,因為當初是他自願被抓過去當人質的,儘管在離開前一秒鐘小朝還是不停的告訴他「你會後悔的」,並且示意要代替勇洙前往日本
 
然而勇洙卻拒絕了,一方面是知道小朝不適合當人質,另一方面是因為他知道這是他必須面對的情況,然而被帶往日本壓進監牢的那天他就後悔了,在看到少女的那一刻他恨不得馬上離開日本逃回祖國
 
他非常的害怕─
 
『對,我是膽小鬼是龜兒子』 勇洙心理如此的告訴自己,並且用力的往井邊的岩塊揍了下去
 
「勇…..?
 
勇洙被聲音從自我厭惡中給喚了回來,不知道多久,台灣已經佇立在他身旁許久
 
「太好了,你也被釋放了嗎? 台灣開心的往他的方向奔去,但是勇洙卻是反射的往後退了一步,儘管撞到了井口他還是想繼續倒退,直到女孩站在自己的眼前他知道無路可退了,他又在次的選擇別開女孩的視線,就像做錯事的小孩一樣,永遠不敢正視前方
 
…… 台灣當然也注意到勇洙的這些小動作,但是她並沒有戳破勇洙的不自然,只是在心裡盤算著某些東西
 
看像勇洙別開視線的方向,台灣看到放置在一旁的和服
 
「和服……你還不會穿吧?
 
!?………… 勇洙只是隨口答覆了台灣,因為他根本沒思考過這個問題,他的腦袋在這這陣子所承受的記憶已經超過他的負荷量了
 
「那麼我幫你穿吧,你自己摸索不知道要花上多久的時間」
灣醬笑著回答勇洙,說著說著就開始替勇洙套上和服繫上腰帶,一切的動作都是很輕柔的,就怕驚動小動物一樣
 
…….
…….
 
沉默─
 
直到穿好和服,互相道別以前,他們都不曾交談過


(待續)



看完希望大家能留下感想X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