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切都是謊言((((;゚Д゚)))
關於部落格
目前為發表刊物資訊主
  • 520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維多利亞公園的燭光 ( 灣/香 )

「 小姐、有您的電話 」 身著正式西裝外套的管家,在的耳際提到這件事情,臉上很明顯的露出些許不悅,畢竟他已經說了第三次了,電話裡頭要找的這個女孩還是一樣駐足在這一動也不動。

「 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心裡不免滴咕著... 「 小姐、小姐!! 」 也不管身分關係了,管家提高分貝大聲的叫著

「 咦?! 」 好不容易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站在上司的辦公室門口前,似乎、好像??有那麼點時間了 「 有什麼事情嗎? 」

「 有您的電話 」

「 我的電話? 」 通常很少會接到需要經過管家轉接的電話,不免懷疑了一下是誰打來的,畢竟要好的那幾個,通常都是打手機的...

「 恩、是一位要打來謝謝小姐的人打來的 」 管家微微笑的表示

「 謝謝我? 」 灣心裡不免想到現實面... 「 我記得最近好像沒有金援朋友或是...贊助什麼組織吧? 欸? 還是... 」 

「 總之,電話已經轉接到小姐的臥房了,您在那就可以接到了 」 語畢,管家依然帶著淺淺的微笑離開

 *
「 喂? 您好、我是 台/灣,請問是哪裡找呢? 」 拿起話筒、有禮貌的先表明自己的身分

「 那個... 請問是姊嗎? 」 話筒一端傳來了一個令熟悉的聲音

「 小香? 原來是小香啊!! 」 提高了語調、本來聳起的肩也放鬆了下來,得知原來是 香/港 打來的電話,總是安心不少 「 我還以為是什麼需要煩惱的討錢電話呢... 」 還是不免想到那殘酷的現實面。

「 有什麼事情嗎? 有事情打手機就好了麻~ 何必這麼大費周章的打電話到這裡來,還要轉機才有辦法接通 」 把剛才抱在胸口的資料隨手丟在辦公桌上,拿起無線的電話,步伐輕盈的在房間裡頭邊講電話邊走動著。

「 那個...我想說這樣比較正式,耀哥哥也叫我以後跟灣姐講電話,最好用這樣的方式比較好,雖然我大概知道原因... 」 小香越講越小聲,最後那幾句話根本就聽不到聲音

「 什麼?? 我沒有聽到你的聲音耶、小香? 」 刻意走到了窗戶邊,想著可能是收訊不好的緣故

「 恩、沒什麼啦...今天打來,主要是要謝謝姊送的禮物... 」 小香打起精神的回話

 *
「 小香、要走了喔 」 在前方呼喊著看飾品而入迷的 香/港 

「 小香? 」 走到了他身旁,發現這孩子正眼神很認真的看著客家花布縫製而成的飾品 「 要走囉! 」 拍拍他的肩膀,輕聲的說。

「 啊...抱歉、灣姊 」 香/港 趕緊放下手中剛拿著的幾個飾品 「 走吧!! 」

看著身後剛從大批的人潮群裡擠出的 香/港 ,灣有點忐忑的試問 「 小香喜歡這樣的市集嗎? 」
自己身為在地人,本來就喜歡這種熱熱鬧鬧、被人潮推著前進的市集,可因為跟 香/港 許久不見,關於他的嗜好、興趣什麼的,不了解的部分大過於以往殘留的記憶太多。

好客的總不希望自己粗心的招待不周,讓自己讓許久不見的 香/港 對於這塊土地有什麼不好的印象。

「 喜歡啊,很熱鬧呢!! 這個市集裡賣的東西都很有特色呢,很驚訝姊家的人民們,對於自己手工藝品的創作能這麼有自信的拿來販賣,看到很多跟國外這樣市集裡頭看不到的特色商品呢! 」 雖然剛從人潮裡擠出來不免有些疲憊,不過看的出來,帶 香/港 來逛創意市集,似乎是個不錯的觀光地點,畢竟他臉上還是掛著笑容。


「 灣姊怎麼會知道我想要這個呢? 」

「 上次帶你來逛創意市集的時候,就發現你看這東西看的很入迷呢,想說你可能很喜歡吧? 所以就打算買給你,我挑的這個布料圖案你還喜歡嗎? 」 

「 喜歡啊...當然喜歡了,這是很能代表文化的花布呢... 」
高級的的西式臥房裡,設計感十足的床頭櫃上,擺滿了頗具時尚感的時鐘跟夜燈跟裝飾品;唯獨一本用大花布料當精裝而成封面的筆記本,在這品味家居中顯得格外突兀,但卻意外的受到這臥房主人喜愛的目光。

「 很驚訝小香喜歡客家花布呢! 」 一直認為小香這位潮男弟弟應該會喜歡更具有時尚感的設計商品,對於他喜歡自家傳統客家布花的獨愛,雖然感到高興,卻也不免好奇的問。

「 恩...因為這是很有文化的商品啊,有很多象徵跟代表的意義,這是我在我這裡鮮少看到的 」
沒錯、從小就在亞瑟那裡學到了許多事情,不論是品味、文化、商業發展、身分、居住、價值觀等面向全都是向亞瑟那學來的,即使因為這樣的學習,讓現在生活過的非常富裕,也成為了舉世文明的地方,可是 香/港 對於沒有比較屬於自己特有的文化這點,依然感到有點小遺憾。
耀哥哥常叫他別太在意...只要在經貿方面有助於王家就好。
「 很羨慕灣姊這麼重視、保留這些具有文化意象的商品呢... 」 語氣上,多的是那麼點感觸。

「 啊...這也是最近幾年有努力啦...對了!! 下次改天小香來這裡看油桐花吧,每年五月份的時候開的滿山的桐花,就像山上下了白色的五月雪,一定會給你帶來很棒的回億的!! 」 好客心態的作祟,只要一有機會推廣自家的好,一定不厭其煩的一直邀請他人。

「 好啊!! 屆時一定要提醒我喔!! 」

順勢在N次貼上大大的寫上了 “ 小香明年來看桐花XD " 幾個字「 OK !! 沒問題 」 


「 對了! 灣姊知道下個禮拜四是什麼日子嗎? 」

「 下禮拜四? 」 翻過了五月份的月曆,六月份第一個禮拜的星期四,那天的日期剛好是 「 六月四號... 」

「 恩,下禮拜是六月四號,今年是 六/四/運/動 二十週年的日子 」 香/港 用嚴肅的口吻回答 「 灣姊那裡會有什麼活動嗎? 」

「 活...活動? 」 結巴的不知道該怎麼接話下去,灣看到這兩個數字,才想起了剛才駐足在上司辦公室門口的原因...

 *
「 關於下個禮拜四的事情,我想跟你討論一下 」

「 恩,請說 」 整理好今天例行的公事資料,正襟危坐的聽從上司接下來的指示

「 下禮拜四是 六/四/運/動 的二十週年。 有礙於最近跟王耀那邊較為舒緩的友好關係,我希望當天的情況能夠趨於和緩 」 十指交疊著雙手,上司嚴正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 趨於...和緩? 」 

「 恩,你知道我的意思吧? 不管怎麼說,下禮拜四我希望處理的方式可以不要像有以往激烈的聲援活動,或是遊行什麼的...當然也不是強迫人民不能有發聲的機會,只是我希望一切在理性和平下對話,這樣比較好.... 」

 *
「 沒錯、活動。 我想灣姊那裡要舉行什麼樣的活動或是訴求,基本上都比較方便吧? 所以我想說今年二十週年有沒有什麼比較大型的活動計畫? 」

“ 有礙於最近跟王耀那邊較為舒緩的友好關係,我希望當天的情況能夠趨於和緩... " 腦海裡想起了這段話 「 我...我不太清楚呢... 」 說了似乎愧對自己良心的話,雖然在這之前灣的確沒有收到什麼大型活動的通知,但他自己也搞不清楚為什麼自己要這麼緊張的回答這事實。

「 這樣啊... 我這裡打算在維多利亞公園舉行和平的 六/四/燭/光/晚/會 這樣的活動。 偷偷跟姊說喔!! 這次的號召響應很熱烈呢,搞不好當天人數會破紀錄喔!! 」 就真的好像是害怕什麼秘密被說出來張揚般, 香/港 刻意壓低了音量,但還是難藏他興奮的語氣。

「 你...這麼做不要緊嗎? 你這樣根本就是... 」 擔心的問著,畢竟這個孩子現在可是住在王家啊!! 這樣的行動根本就是...「 根本就是...在公然耍叛逆哪!! 」

「 噗!! 」 

話筒的一端, 香/港 居然笑了出來?! 「 笑...笑什麼啊? 姊姊我可是真的很擔心你啊!! 」

「 抱歉抱歉、我沒有取笑姊的意思,我只是覺得啊... 被比自己叛逆好幾倍的姊姊反說自己是叛逆,感到有點有趣而已 」 

 自己...比小香叛逆好幾倍...嗎?
「 欸!! 你這個小子現在是在反諷姊姊我嗎?! 」 用半開玩笑的口氣試圖化解這尷尬

「 沒、沒有!! 該怎麼說呢... 」 話筒一端沉默了幾秒 「 或許因為姊最近比較聽耀哥哥的話的關係吧? 所以才會覺得我即將要做的事情很叛逆 」

「 .... 」 現在換沉默了,不過,與其說是沉默,更正確的說法是...當頭棒喝

之後,是怎麼結束這個話題的? 一點印象也沒有,只知道,在接近那個敏感日子的那幾天,他滿腦子都是小香當時說出的那些話。


六月四號當天,雨下的很重,就像是天空在哭泣般,六月四號那天,一點陽光也沒有。
不過,或許該感謝這場下了一整天的大雨,原本可能會有的一些活動,也不得不取消。 這讓鬆了一口氣,至少他可以不用再為了這些活動之後衍發出來的後續問題跟效應頭痛。

「 嘩啦.... 」 窗外的雨水毫不客氣的打在窗戶上,聲音響亮...。

“ 或許因為姊最近比較聽耀哥哥的話的關係吧? 所以才會覺得我即將要做的事情很叛逆 ”想起了這段話,灣的心情很複雜,他完全無法反駁這句簡單卻又道盡一切事情的描述。

沒錯、自己也知道自己以前很叛逆,面對王家當時他表現的非常排斥,甚至因為這樣心態的緣故,冷不妨的被阿爾酸了幾句...。 
現在用了比較成熟?的態度處理跟王家那邊的關係,可是...他自認為用理性跟顧全大局的考量做出的行動,難道在身處王家裡的小香看來,就只是 ” 變乖了 ” 這樣嗎?! 
相較於住在王家卻毫不避諱做出這種公然抗議王家行為的小香來說,似乎有點疑惑自己的立場了...。 

走到了電視機前,本來打算找幾個娛樂節目看看,轉換一下心情的,卻意外的轉到了新聞台,上頭的標題寫著 【 破紀錄 維多利亞公園15萬人持燭紀念 六/四 】
那畫面上,廣大的維多利亞公園裡,在黑夜裡閃爍著無數的光點...如此的耀眼,如此的團結。

這傳來的畫面,讓灣頓時傻了眼...還沒意識過來時 「 嘟... 」 手機震動的聲音傳來了有簡訊的提醒

- - - - - - - - - - - - - - - - - - 

寄件者: 小香

Dear 灣姊,

我自己是這麼認為的,不論現在我在什麼樣的立場、什麼樣的局勢或是環境
我依然相信,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灣姊呢? 你認為怎麼做才是對的呢?

- - - - - - - - - - - - - - - - - - 


「 滴答.... 」 雨滴打在傘面上,雨勢以比剛才趨緩許多,傳來的只有屋簷匯聚而成的大雨滴打落在鐵皮屋上的聲音。

心裡揣想著維多利亞公園大片燭火燈光可能有的景象,身在這濕潤的夜裡,一個人撐著雨傘站在雨中,手繫上了黃色的絲帶...

用自己的方式,做出了他認為對的事情,撇開一切利益或是敏感的關係。
今晚,只想要在這當下,弔念那些因為這事件在二十年前喪生的大學生們,就只是單純的想要這樣而已。


天空萬里無雲,好像昨天那場大雨從未曾下過似的;氣溫依舊炎熱,伴隨著漸起漸弱的蟬鳴聲,可以明顯的感受到夏天了…。
看著這樣的好天氣 「 願昨晚那場雨,洗滌所有的悲傷 」 暗自的祈禱著。

那叫聲響亮的蟬所棲息的樹木,樹枝上頭綁著的黃色的絲帶;如同聽到了真心的禱告,有了回應般,隨著微風的撫過,慢慢的飄起…。



即便現在 / 撐著晴空萬里的傘 / 昂首跨歩的活著
在今天 / 也願意為了你們 / 在雨中等待 / 天晴的那一刻 ( BY KamiYama )

 


 二○○九年 六月 五日 天氣晴


- - - - - - - - - - - - - - -

文章中提到小香喜歡灣醬的客家布花這點可是真的喔!!
至少我認識的香港人是真的挺喜歡的ˇˇ

關於灣醬手繫的黃絲帶,我還是在此跟大家說明一下
相信大家常看到某些公益團體在不同的活動中
會繫上不同顏色的絲帶,其中最常看到的就是
紅色黃色
絲帶
黃色絲帶的由來大家有興趣的話可以在 知識+ 上看到
至於他演變至今所代表的意思為↓ 
( 資料來源:知識+ )

繫上 「 黃絲帶 」 代表的是對人質或下落不明俘虜的一種關懷與支持。
這種以 「 黃絲帶 」 表示對下落不明者的關懷,隨著美國文化的 全球化而擴散。
白曉燕案在屍體尚未尋獲前,就有許多人繫上 「黃絲帶」。
「 黃絲帶 」是一種「 記號語言 」,也是一種「 連結符號 」(Tie-symbol)。

就因為是有這樣的象徵意義,所以我才會在文章中提到這段
事實上前幾年的聲援中,是的確有黃絲帶繫在樹上這個活動的。

這次文章創作,其實應該在前三個禮拜就PO上來的
不過一樣是因為期考週的關係,所以拖到現在才寫
當時我想,或許這樣也好,畢竟在當下打這樣的文章
難免會觸動到一些敏感的話題吧?
過了三個禮拜的冷卻,或許觀賞者就能夠用比較客觀的態度來看這篇文章
文筆上我希望盡量不要牽扯太敏感的話題,如果還是不免讓你聯想到那方面
還請多多包含... ( 鞠躬 )
希望大家把重點放在灣醬的心態喔!!

在這裡我必須要告解,基本上我是很支持 香/港 當天的活動的
撇開一切敏感的話題不說,單單替因這個學運而去世的大學生們祈禱這點,我覺得就以足夠
不管是在怎麼樣的角度
這個事件的確造成許多學生的傷亡,這是無法抹去的事實
所以僅只期盼
能保有替他們祈禱、希望類似事件不要在這世界上再發生
這樣的初衷,一直綿延下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