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一切都是謊言((((;゚Д゚)))
關於部落格
目前為發表刊物資訊主
  • 520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7

    追蹤人氣

【 現在式 】  回家  台/灣中心 (轉載)

※ APH自律聲明 ※ 注意!本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 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 - - - - - - - - - - - - - - 那是個春末夏初時候的事情,每到這個季節交換的時候,天氣總是很不穩定 當天沒有什麼特別的事情,只想說趁著不穩定的月份裡,難得的好天氣,去其他地方走走 沒錯、只是個單純的理由。 * 「  你也是搭100 號公車嗎? 」 在吵雜的市中心等待公車,人們通常鮮少交談,即使在怎麼以熱情為傲的民族,等車的時候大家也不會跟不認識的人搭話或是聊天,至少這場景在大城市裡頭是很難看到的,人們不是低頭看書,就是兩眼無神的在聽MP3裡頭的歌曲。 「 咦? 」 在這站牌下等車的人,只有一位留著長髮的女孩子聽到聲音而轉頭 「 喔~ 恩、是啊 」 「 100號的公車很難等喔! 100號的公車要40分才會來哩! 尖峰時段只要20分就能夠等到了,像現在這個時間點啊,可是要等到40分才會有公車呢!! 」 戴著粉色帽子,上頭還用緞帶繫了個有點不太搭的中國風飾品,穿著的衣服上,大朵大朵的福桑花圖案也極為不何時宜,更不用說搭配的褲子了,整體給人的第一印象真的不是挺優的。 「 恩! 我知道,這公車本來就很慢才會有一班 」女孩為了讓老伯能夠在這吵雜的馬路旁聽到他的聲音,便彎下腰來回話 「 小姑娘啊! 那你搭車打算去哪兒呀? 」 年紀麻...大約為六、七十歲,坐在等待公車的椅子上,腳旁還有著用傳統的茄荎袋裝著一大包物品,免不了還是會有因為穿著或是強烈的第一印象而給人先入為主的觀念,但其實正視後不難發現是一位面容慈祥的老伯,雖然打扮真的有些特別。 「 要去美術館 」女孩還是一樣貼心的彎著腰回答 「 喔!! 那正巧呢!! 我也是在那站下車哪!! 欸? 小姑娘呀、那你今年... 」 或許因為女孩彎著腰的肢體語言,讓老伯感受到這孩子有認真的在聽他說話,平常人都只是隨口應付回答之後,就沒在理老伯了。 對於眼前這個小女孩這樣子的反應,老伯認為或許他能夠跟這孩子聊上那麼幾句,也正剛好在同站下車,在這段等車期間有人聊天作伴也不錯。 「 喔?原來是這樣啊... 」就這樣一搭一話,我沒有明顯的肢體語言拒絕跟老伯聊天,但也因為這樣,老伯好像越說越起勁了... 老伯對女孩講了很多事情,基本上這對話的乒乓球,發球都是老伯一個人,女孩也只有在老伯提出問題後的回答,才會說些什麼,所以這來來往往的對話球桌上,雖然步調有些緩慢,可都是互相的。 「 果然沒被人發現呢... 」 在對話過程中,女孩暗自的想著 今天是上司難得特許給灣非假日的休假,非假日休假這點,是灣自己爭取來的,為的只是在這個時間點放假出門,至少不會引來過多的人民因過分熱情而造成的困擾,也可以減少驅趕人民的社會成本。 不過單單就這點,灣還是不太敢出門,畢竟他比任何人都了解自己人民們的熱情。   今天一早,他特地把平常長穿的服裝換成休閒的牛仔褲跟T恤,拿下了花朵的髮飾,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拿了個小髮夾夾住了自己頭上那 「 似乎 」 貶意多於褒意的 「 呆毛 」。 說到這,灣其實很不喜歡這根毛髮,他是個十足的女性主義者哪,這根毛的存在總讓他不得不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其他人眼中是個 「 傻妹 」?! 要真的是這樣他可真的想拿剪刀就這麼剪下去。 看著鏡中的自己,明明沒有什麼喬裝,可是這麼一看來卻普通的像個凡人一樣 「 這樣子看來...說好聽點,就只是染了黑髮的匈/牙/利姊姊 」   灣想起早上在鏡中的自己 「 原來長相普通在這個時候也是挺管用的...」 又暗自的在心裡自嘲了一番 老伯是個口音很重的外省人,這是在當老伯遞給灣他的名片之後,灣才意識到的。  平常灣的腦子裡是沒有分本省人跟外省人的,在他的認知裡,大家都是一樣的。 所謂的本省跟外省這兩個詞彙,根本就沒有出現再他的懷疑或是困惑的思惟裡頭... 直到看到了名片上 「 河南省 」 這三個字。 * 在公車上,灣沒有跟老伯交談;老伯選擇了前方的博愛座,而灣則是走到了公車後方的位子坐了下來。 「 河南省啊... 」看著手中老伯給的名片,上頭除了印著姓名跟戶籍地之外,就是一些民俗療法之類的廣告 「 難怪他的茄荎袋裡裝了不少的中藥材 」灣想起了老伯放在腳邊那一大袋的物品 公車行駛約15分鐘後就抵達美術館,灣也在這站下了車;他並沒有想過下車之後跟老伯的互動,沒有特別期待也沒有特別排斥。 「 那個...小姑娘... 」 老伯在後方叫著灣 年輕人總是步伐比較快,灣一下公車之後就已經走離站牌有一段距離,直到聽到後方老伯的呼喚才停下腳步。 「 那個...你趕時間嗎? 如果你不趕時間的話,可不可以繼續陪我聊聊天啊? 我一個人很寂寞啊!平常很少人願意跟我聊天的。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可以在美術館前休息座椅那坐下來好好聊 」 以往灣是不會答應的,該怎麼說,對於不認識的人,有戒心是一定的。 可今天不知怎麼的,灣點點頭就答應老伯了。 的確、灣今天本來就沒有預設什麼目標,出門也只是為了放鬆心情,一點也不趕時間。 他回頭走向老伯,順手幫他提起那裝滿各式藥材的茄荎袋。 看到灣有意跟自己聊天,還順手幫自己提那麼重的袋子;雖然行動不太方便,可是依然配合著自己的步伐走,對於這樣的孩子,老伯真的很感動。  在那之後,老伯跟灣談論的話題就不再是之前那樣的雜談,而是一些關於老伯他自己的事情,一些更加深入的事情。 * 老伯告訴灣他的來歷,包括他是如何來到這塊土地的、他存活在那個王家與上司關係非常糟糕的年代,也不避諱的告訴灣當時上司發布下來的種種不人道的政策,還有 【 金/門砲戰 】 時的情況...。 「 戰爭真的很可怕哪!! 王家人打王家人真的太殘忍了!! 」 老伯說到這,依然激動的無法好好的坐下,眼角也泛著淚光。 灣很認真的在聽這段歷史,對當時的事情灣真的沒有太多的印象。 之後對於這場戰役的知識,全都是靠著唸書、或是新聞上的專題報導得知的。 時間久了之後,灣也是用平常心去看待這段王家與上司間很糟糕的關係,只是灣到今天才知道,親耳聽到經歷過這段關係的老伯這麼敘述時,才能真正的感受到這份沉重。 - - 沒有親人 「 我到現在也沒有結婚啊,沒會想要跟我這樣的老頭兒結婚呢?當時跟著已故的上司撤退來到這裡之後,就一直是一個人。故鄉的父母在當時為了祈求我能夠平安的再回到王家的土地,每天都很認真的吃素念佛啊...可已經見不到啦,現在一個人做這種民俗療法勉強過日子,還有那3000元的老年津貼 」 雖然老伯的口音很重,不過灣還是能夠勉強聽的出來老伯想要說什麼。  聽到這,灣想起之前在新聞上拍攝關於眷村的報導、還有老榮民們的想法的紀錄片;他們說,當時上司過世時,很多榮民們都難過的哭了。 但,與其說是難過上司的崩殂,那眼淚其實代表的是無法在回王家土地的思鄉之情吧;因為他們知道...已經沒有人可以再帶他們回家了。 - - 沒有朋友 「 別人因為我的穿著看不起我、我也無可奈何啊!!而且我自己也不會講台語,完全無法跟人聊天... 」 老伯告訴灣,在他的眼裡,這塊土地的人民很愛分種族。在老伯的身上看的到深刻的本省人跟外省人間的芥蒂。因為這樣的關係,讓老伯一直都是孤單的一個人、沒有朋友、也找不到聊天的對象,只好在每次等車的時間裡,順口找人搭話聊天;雖然遇到的都是會講國語 ( 普通話 ) 的年輕人,但通常不是聊個幾句就自顧自的走掉、不然就是沒什麼在理他。 - - 已經回不去了 對於他上述說的諸多事情,灣一點也不陌生,那些事情早就再新聞或是現實中就可以得知。 可當親耳聽到當事人說出口的時候,卻又意外的陌生...那是種很複雜的心情。  「 已經回不去了 」這句話,老伯從未在這對話中說出口。 「 您...有打算回河南嗎? 」灣最後還是沒問這問題,雖然他真的很想說出口,但他是知道,或許不問...才是正確的。 因為就算回去了...在那裡等待他的人也已經不在了。 * 當天跟老伯告別後,灣的心情很沉重,真是諷刺哪,本來應該要好好放一天假的,卻還是免不了帶著沉重的心情回家。  當天晚上,灣靠著先進的網路SKYPE,跟阿勇分享今天的事情。 對灣來說,比起哥哥的稱謂,他更覺得阿勇是他很要好的青梅竹馬,是灣很珍惜的存在之一,跟阿勇相處時可以很對等的跟他溝通,也能很自在的說出自己想說的話。 「 我覺得一個老榮民,要背負這麼大的歷史傷痕外,卻無奈只能自己一個人渡過接下來的人生,他沒有親人跟朋友,要是有天他發生了什麼事情該怎麼辦...? 」 灣語氣低落的說道 「 阿勇、你知道嗎? 『 寂寞 』 這個詞彙,由一位年屆七、八十歲的老伯口中說出來,聽到的當下是件多麼令人難過的事情 」 「 灣醬... 」 「 我知道這麼說或許很不負責任,可如果可以的話,我真的不想要知道這麼讓人心痛的事情,這會讓我徹底的體悟到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了... 」 灣在話筒的另外一端,語帶哽咽 「 怎麼會呢?灣醬、最近因為新上任上司的政策奏效的關係、你跟大...你跟王耀還有王家那邊人的關係不是改善很多嗎? 交通跟觀光什麼的、也很熱絡啊!! 這樣子的政策能夠讓那個老伯還有...你們稱之為榮民的老人們能更順利回到王家啊!! 而且現在你們的關係不也舒緩很多了嗎? 」 阿勇積極的舉出時事例子,想要好好的替灣打氣 「 ...阿勇 」 「 恩? 怎麼了嗎?灣醬 」 「 ...因為是阿勇、所以我才跟你說喔... 」 「 欸? 怎麼了嗎? 你想要說什麼嗎? 」 「 你也知道、我最近跟王家的關係趨於穩定,關係比以前來說正常許多,感覺也比較沒有那麼緊繃 」 「 喔~!! 對啊!! 連阿爾也發表贊成的言論不是嗎? 說什麼樂觀並鼓勵這樣的改善,印象中那個小日本也發表過這樣的言論,雖然他不忘跟大...欸、不忘跟王耀抱怨,叫他快點把那個...恩...你懂的...就沿海的 ” 那些 ” 東西撤掉一些 」 「 很多王家人來這裡觀光後,不時會遇到滿是熱情的問我什麼時候要回家的人... 」 「 欸?! 」 「 我、我今天不是要談那敏感的話題啦...只是、我常常對於他們這麼問感到困惑 」 「 困惑? 怎麼說呢? 」 聽到灣這麼澄清、阿勇著時也鬆了口氣,他可不想因為嚴肅的議題浪費這麼難得的通話時間 「 回家。 我對這兩個字感到困惑。 如果他這句話是對老伯或是榮民說的話,那肯定是很感動的事情,對他們來說,那就真的是『 回家 』,因為他們本來就是從王家那裡過來的... 」 「 恩 」 「 可是,現在對我來說回家這兩個字很...因為...對我來說,在這當下,我所生活的這塊土地,就是我的家啊...我在這裡成長、我存在在這裡。 」  話筒裡可以聽到灣深吸一口氣  「 既然這裡就是我的家,何來的回家呢... 」 - - - - - - - - - - - - - - - 首先,很感謝有耐心看到最後的鄉民們 在此敬上十二萬分的感謝 你沒有看錯喔,當初寫到這裡的時候就已經決定是故事的尾端 沒錯、就是結束在灣回話之後 我想在這之後勢必要出來說些事情,還得請各位繼續耐心的聽我嘮叨下去 關於這篇文章,我是反覆思量之後才決定PO上巴哈的 當初我跟燁桑討論了很久,其實這作品本來有難產的可能 因為...要冒著沒人看的風險寫這樣的文章實在要很有動力才行 ( 當然我這意思不是要賺GP、而是我真的希望自己寫的東西真的有人閱讀 ) 難產的原因除了是本人拙劣的文筆之外 在APH的作品裡頭,要單獨讓一個國擬人角色說故事,是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更不用說是角色未定位的台/灣了、那又更不用說是試圖說近代故事了 ( 苦笑 ) 最後因為劇情的走向,還是得麻煩阿勇出來幫個忙 這文章裡頭的台/灣,我是用我自己的角度寫的 對我來說,台/灣這女孩子,如果生活在近代的話就跟你我一樣 是個很有女性主義、很有接受各個文化包容力的女孩 對於故事裡頭的這段歷史、遇到的榮民,所抱持的記憶、想法跟觀感也大概是一樣的... 除此之外、還有另外一個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對於自我的認同感 不論是對於台灣或是中華民國。 我想用這樣子的故事去試圖傳達這兩種 【 回家 】 的心情 期許這作品能夠對閱讀者有再三思考的正面意義 當然我的出發點並非政治極端的兩派,而是希望這樣的事件 能夠讓我們去用更細膩的眼光正視我們這塊土地上的人 以上。 特別申明: 本文的走向經由真實事件改編、其餘全為個人的想法 如有政治方面之聯想、不為大多數人所有之共同思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